当前位置:社会热点 > 正文

陈布雷名字的来历及其人生和家事

信息更新时间:2022-07-31关度指数:4019

导读:夏蝉鸣,同薛增一先生一起了解陈布雷的生平旧事。薛增一先生,生于1959年,安徽省合肥市人,祖籍陕西省西安市。安徽大学中文系毕业。曾任石油工业部安徽石油勘探开发总公司企业管理处副处长、多种经营管理处副处长。现任正大集团农牧食品企业中国区资深副董事长,并任正大慈善基金会理事兼秘书长。


一起来读书2022/7/31
一杯咖啡,一篇好文

夏蝉鸣,宜读书




作者介绍

薛增一先生,生于1959年,安徽省合肥市人,祖籍陕西省西安市。安徽大学中文系毕业。

曾任石油工业部安徽石油勘探开发总公司企业管理处副处长、多种经营管理处副处长。现任正大集团农牧食品企业中国区资深副董事长,并任正大慈善基金会理事兼秘书长。



《陈布雷名字的来历及其人生和家事》

薛增一


陈布雷出生于浙江省慈溪县西乡的官桥村,现在余姚市三七市镇境内。


官桥,始建于南宋,是建于官道上的一座跨河石拱桥,因此冠名为官桥,1979年改建,今还遗存部分石护栏。官桥村因紧邻官桥而得名。

 

陈布雷1890年出生于官桥村,原名陈训恩,字彦及,布雷、畏磊都是他的笔名,而以布雷传世。

陈布雷这个名字,很有些名气,在中国近代史上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那么,陈布雷这个名字是怎么个来历呢?

1907年陈布雷17岁,经堂兄陈屺怀介绍,入杭州浙江高等学校插班上学,1911年21岁时毕业,来到上海他堂兄陈屺怀曾任社长的《天铎报》当编辑,主要为报社撰写短评和社论。

发表社论要署名,报社的同事胡飘瓦说:“训恩兄,你自己起一个笔名吧!”

陈布雷思索了一会说:“兄看用‘布雷’笔名可不可以?”陈布雷接着说:“此‘布雷’两字是弟在杭州浙高时,同学戏呼之称。盖弟当时面颊圆满,同学诸君戏以面包孩儿呼余,面包英文为bread,译音为布雷。同学谓余好撰文字投报馆,以布鼓自拟,署名布雷,亦甚有趣味。”

从此,陈布雷便以布雷为笔名进入新闻界,扬名上海滩,他的原名陈训恩连他自己也不怎么用了,以后渐渐被人遗忘。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暴发,陈布雷连发十篇社论《谈鄂》,响应革命,宣传革命,影响很大。有人为陈布雷作诗曰:“迷津唤不醒,请作布雷鸣”,成了陈布雷的专属诗句。

然而,真正让陈布雷史册留名的是因为他跟随了蒋介石,成为蒋介石的御用文人,被称为蒋介石的“文胆”。

读《陈布雷传》等资料可以感受到,从本质上看陈布雷是一位坚守传统道义、个人品德高尚、有正义感的爱国文人,然后他却在不经意中走进了国民党这个反动、腐败的团队,这是他个人的悲剧,更是他那个时代的悲剧。但他走这条路既是他受堂哥的影响,也是他自己的选择,实为遗憾。真的是“男怕选错行”。

当年他跟随堂哥陈屺怀在上海办报,由于社论和短评写的出色,很有名气,共产党和国民党两边都联络、拉拢他。共产党中央机关办的《向导》周刊转载他写的评论;共产党人萧楚女给他写信,希望他为无产阶级革命贡献力量,被他拒绝。而国民党那边,当时蒋介石急需一位幕僚长,本来是请陈屺怀担任,陈屺怀当年54岁,说自己年纪大了,于是就推荐了弟弟陈布雷。国民党元老戴季陶、张静江也都跟陈屺怀、陈布雷熟悉,也向蒋介石推举陈布雷。1926年蒋介石派邵力子携自己亲笔签名的北伐军总司令戎装照,自广州到上海邀他入伙。1927年陈布雷37岁,2月去南昌会着蒋介石,从此,跟随蒋介石22年,成为蒋介石的幕僚长、笔杆子,历任蒋介石侍从室二处主任、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委员、副秘书长、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国民政府委员、国民政府教育部副部长、总统府国策顾问等要职,直到油尽灯枯、从一而终。

他之所以选择了蒋介石,没有选择共产党,我琢磨着可能有这样几个原因:

其一,因家庭的原因。官桥陈氏大家庭,人口多、家业多,生活富裕、安定。他父亲去世后,他长子代父,管理家业,按照他父亲留下的账簿和每块田产的图册,一一巡视对照,竟然只能记住“十分之二”,可见产业和田产之多。毛泽东在《实践论》中指出“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引用马克思的话说“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屁股决定脑袋”。国民党的三民主义是自上而下、因循而改良的资产阶级革命,而共产党的共产主义是自下而上、推翻而再造的无产阶级革命,是完全不可调和的两条路。陈布雷家庭背景的社会存在,决定了他不赞成共产主义的意识,因此他没有选择共产党,而是选择了国民党,选择了蒋介石。

其二,他堂兄的原因。堂兄陈屺怀比陈布雷大18周岁,陈家大家庭中排序陈屺怀是长子,陈布雷是次子,陈布雷一直称陈屺怀为大哥,从小就跟随大哥学习文化,大哥亲自为陈布雷编写的课本《兄教弟学》保存至今,大哥对他很关爱,他受大哥的帮助和影响最大,包括到杭州上浙高,毕业后到上海当报人,给蒋介石当幕僚长,都是大哥的安排,大哥是他的引路人也是他的榜样,他对大哥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加之陈布雷是一个因循守旧的人,不可能像她女儿陈琏那样背叛自己的家庭而选择第二条路。陈屺怀,1872年出生,1944年去世,是陈布雷大伯的独子,也是陈家的长子,清末举人,满怀文才,早年追随孙中山参加反清活动,办报纸鼓吹革命,辛亥革命成功后先后任宁波军政府财政部长、杭州市长、浙江省民政厅厅长、浙江省参议会议长等职。北伐开始的时候,蒋介石有意聘请陈屺怀为机要秘书,陈屺怀则向蒋介石推荐了陈布雷。

其三,因乡情的原因。他和蒋介石,一个家在慈溪,一个家在奉化,是相邻的乡里乡亲,相同的文化、语言、饮食、习俗这些乡情,以及相似的家庭背景和利益把他们联系在了一起。

其四,因名利的原因。蒋介石时任北伐革命军总司令,意气风发,引领潮流,有权、有势、有钱、有名,因此使陈布雷“心向往之”。

陈布雷,寡言、落寞、淡泊、宁静,其潜隐的内在性格较为极端,不决策则罢,一旦决策了就一条道走到黑。我举几个例子。

一、应试风波。

陈布雷5岁开始接受启蒙教育,他爱学习,成绩好,闻名乡里,他父亲一直以他为骄傲。14岁那一年,他父亲带着他去慈溪县城参加童子试,陈布雷心中不愿意,就应付父亲,结果那一年全县151名参加考试的童子,陈布雷考了个倒数第一,他父亲大怒道:“应试者151人,汝竟背榜。教汝读书,乃居全县童子之末,辱我门楣甚矣!”这就是少年陈布雷干的事,太极端。

回到家里,母亲对陈布雷的做法也极为不满。陈布雷这才觉得做的太过分了,对不起父母。

正好下半年宁波府还有一次府试,他就提出来再参加一次考试,以向父母“还债”。他父亲坚决不同意,怕他再考个倒数第一,更在乡里丢人。后经陈布雷的姐姐向父母说情,他父亲才勉强允许了。这年底父亲带着陈布雷离家乘船赴宁波府参加府试,发榜时陈布雷名列榜首,他父亲大为高兴。发榜那天宁波一带风雪交加,虽然如此,他父亲喜笑颜开地冒着风雪带着陈布雷乘船赶回慈溪,为了早日传名乡里,让乡亲们知道,以雪前耻。

二、炒股败家。

陈布雷是富裕人家,他祖父是大商人,在多处市镇经营茶庄、钱庄、典当等,乡间田产众多,积累了不少财富,到他父亲也一直保持着。陈布雷凭借自己的才华,加上堂兄的提携,在上海工作时的薪水也很丰厚。

1920年陈布雷30岁,受聘到上海商务印书馆工作,编译《韦氏大词典》,每天工作七小时,月薪120元。陈布雷同时还在通商银行兼职当文书主任月薪70元,合计220元。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同时期在商务印书馆工作的陈云。陈云生于1905年,比陈布雷小15岁。1919年陈云高小毕业,因家贫无法继续升学,经人介绍进入上海商务印书馆做学徒,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十分辛苦,月薪仅仅3元(管食宿)。陈布雷两份月薪合计220元,是陈云的73倍,收入相当不菲。

当时商务印书馆论资排辈,待遇分等级。美国哈佛大学毕业,且曾在国内大学当过教授的,月薪250元;英美大学毕业的博士,但没有在国内大学当过教授的,月薪200元;日本帝国大学毕业,在国内当过大学教授的,月薪180元;虽日本帝国大学毕业,但未在国内大学当过教授的,月薪120元;日本明治大学毕业的,月薪100元;同济大学和东吴大学毕业的,月薪90元;北京大学毕业的,月薪60元(不知为什么北京大学毕业的月薪低于同济和东吴)。陈布雷是浙江高等学校毕业的,没有大学文凭,但月薪拿到了120元。

陈云可能觉得这也太欺负人了,1925年他参加并领导了商务印书馆大罢工,任商务印书馆发行所罢工委员会委员长,并取得胜利,随即加入中国共产党,走上了革命之路。

陈布雷月薪是陈云的73倍,但还梦想在证券交易中发更大的财,1921年便开始在上海做证券买卖,他既不懂又自信,结果从7月到11月短短三四个月亏损8000余元,不得已将慈溪老家的祖产卖掉了40亩土地得款2600元,又约了几个朋友凑了一个十年的会得款5000元,加上部分手头上的积蓄,才把债务还清。

顺便一提。陈布雷弟妹的生活和读书所费,除了仰仗家产收入以外,陈布雷也多有照顾和资助。其五弟在巴黎大学留学五年,1931年即将学成归国时,不幸患肠结核不治而命失巴黎,十分惋惜。而陈布雷为资助五弟留学,花费达五六千元。

三、抛女弑婴。

陈布雷的前妻杨宏农1909年与陈布雷结婚,十年内生育三子二女,1919年在生育二女儿陈琏时大出血,二十几天后不治身亡。陈布雷丧失理智,迁怒于才出生二十几天的女儿,抱起女婴往痰盂里塞,女婴哇哇大哭,女婴的外婆和五姑听到哭声敲门进来,陈布雷又抱着女婴跑到窗前扔了出去,好在女婴落在了天井里的篾棚上,九死一生,奇迹般保住了性命,被外婆抱回家,悉心抚养长大。这个女婴就是陈琏,后来秘密加入共产党,成了陈布雷的对立面,很不幸在文革中自杀,悲矣。

四、自杀身亡。

陈布雷跟随蒋介石22年。期间既看不惯国民党的腐败,也不参与国民党的腐败;既预感国民党必败,又始终对蒋介石忠心耿耿,陈布雷自己私底下也曾多次表白他这是愚忠;既想做一名清流文人,又要呕心沥血地为蒋介石写文稿,文过饰非。他这般宁可从一而终,一条道走到黑,也绝不弃暗投明的扭曲人生,造成了他立场和逻辑、思想和行为、理想和现实的严重对立,内心的苦楚无法解脱,因此把自己逼上了绝路,于1948年11月13日在国民党统治最后崩溃瓦解的前夜,服大量安眠药自杀亡故,终年59岁。陈布雷不允许子女参与政治,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他不确定女儿女婿一定是共产党员,但知道他们至少是亲共产党的,为此他不放心女儿女婿,在决定离开人世的前一天,打电话叫来袁永熙说:“我一生最大的错误是从政而不懂政治。投在蒋先生手下,终至不能自拔,如今悔之晚矣。”他劝女儿女婿“千万不要再卷到政治中去了”。可惜袁永熙没有听出来这是岳父临终前的嘱咐。

说起陈布雷的自杀,不免想到陈布雷的亲戚、家人中另有三人自杀,其中一人未遂。

一个是他的连襟何育杰。何育杰比陈布雷年长8岁,是他的同乡,北大物理系教授。抗日战争时期有一段时间何育杰住在重庆陈布雷家里,因国破家亡及患神经衰弱症,产生厌世心理,1939年的一天服安眠药自杀。谁知十七年后陈布雷也用同样的方式走了,不知道是否受到连襟的影响呢。

一个是他的次子陈过。陈过,浙江医专毕业,赴美留学,1950年投奔大陆,曾任浙江省卫生厅厅长,文革中被污为特务,气不过跳楼自杀未遂而致残,文革后平反。

插说一段。陈布雷的孙女、陈过的女儿陈重华,1997-2007年担任杭州市副市长。而陈布雷的长子陈迟,浙江大学农学院毕业,赴美留学,1949年投奔了台湾,任职台湾糖业公司。有趣的是,陈布雷的孙子、陈迟的儿子陈师孟,台大经济学教授,1994年出任台北市副市长。遗憾的是,陈师孟因对国民党“修宪”不满,退出国民党,加入民进党,鼓吹台独。

还有一个就是他的二女儿陈琏。陈琏1939年在重庆读高中时加入共产党,袁永熙1938年在西南联大读书时加入共产党,两人1947年8月在北京结婚。婚礼在北京六国饭店举行,来了很多宾客,其中一人是陈琏在贝满中学的同事田冲,袁永熙在婚礼上和田冲交换了名片。

9月的一天,田冲因他的朋友、地下党员李政宣被捕叛变而受到牵连,在田冲身上搜到袁永熙的名片,国民党保密局便连夜按名片上的地址找到陈琏家抓捕了袁永熙,同时抓捕了陈琏和当时正在他们家中开会的两名大学生党员,以及第二天第三天特务守候在陈琏家中又抓捕了前来陈琏家联系工作的三名大学生党员。但陈琏、袁永熙和被捕的学生都拒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没有暴露身份,保密局除了搜查到一些进步宣传资料以外,查不到任何确凿的证据,不得已,最后把学生释放了,把陈琏和袁永熙空运到南京,陈琏由蒋介石释放,交给陈布雷严加管束,袁永熙由岳父陈布雷和袁永熙的亲姐夫、国民党外交部副部长叶公超担保,签了一个是似而非的“悔过书”得以获释。事实上袁永熙在北京国民党保密局的狱中受过三次刑,但都坚强地挺了过来,既没有暴露身份,也没有给党组织造成任何损失。陈琏在狱中没有受过刑。

就是这个“悔过书”为他解放后的政治遭遇埋下了几十年的祸根,遭遇凄惨,险些丧命。陈琏、袁永熙解放后一开始都在团中央工作。因为解放前被捕获释时留下了一个“悔过书”,袁永熙经历了先在团中央学生部任副部长,后经刘少奇亲笔批示被开除党籍、重新入党、不影响使用而出任清华大学党委书记,再后来又被重新定性为变节分子,五七年反右又被划为右派分子,再次被开除党籍,行政十级降至十七级,遭批斗,送劳改,直到1962年右派摘帽,被安置到河北省南宫县的薛吴村人民公社中学当老师。不得已,陈琏与丈夫离婚,离开北京调到上海华东局工作。但到了文化大革命,陈琏还是因父亲、因丈夫而受牵连、遭批判,她一时想不通,跳楼自杀了,年仅48岁。袁永熙在中学当老师的时候与同校的张兰芬老师再婚,文革中被说成是刘少奇安置在南宫县的定时炸弹,遭批斗、殴打,几乎丧命,受妻子张兰芬和军代表的救护,总算保住了性命,在逆境中挺了过来,文革后的1979年被平反,任北京经济学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1999年82岁时逝世,结束了他所经历的非凡的政治和人生的大起和大落、喜悦和磨难的悲剧人生。对于陈琏来说,与表妹翁郁文相比,可能应了“女怕嫁错郎”这句古话,当然这里的错不是袁永熙个人的错。还有,读史料我体会,袁永熙解放后近三十年基于“悔过书”的不公平遭遇主要缘与三个人,一个坚持极左立场,一个缺乏政治高度,一个心怀私怨不满,另文再谈。 


陈布雷的父母亲。

陈布雷的父亲弟兄三人。伯父生育一子,即陈布雷的堂兄陈屺怀,比陈布雷年长18周岁。还生育两个女儿。

陈布雷有三位母亲。

一是生母柳氏。陈布雷1890年出生。柳氏母亲与陈布雷的父亲一共生育五男六女(其中一子早夭)。陈布雷为长子。陈布雷16岁时,生母在生育五弟后2小时因产后症去世,年仅39岁。

二是嗣母应氏。陈布雷的二伯父20岁左右就去世了,夫妻俩没有生育子女。陈布雷一出生,他父亲就把陈布雷过继给了自己的二嫂,因此二伯母就成了陈布雷的嗣母。可惜在陈布雷过继不到一年,薄命的嗣母也去世了。

三是庶母罗氏。生母去世3年后,父亲迎娶了庶母罗氏。庶母罗氏与陈布雷的父亲生育了三男一女。

所以陈布雷有八个兄弟、七个姐妹,一共十五人。

陈布雷25岁时,父亲因病去世,年仅49岁。三年后,庶母罗氏也走了。

陈布雷的夫人和子女。

陈布雷原配夫人杨宏农女士生育三子二女,继室王允默女士生育四子(其中一个早夭),所以陈布雷的儿女长大成人共八人。

陈布雷吸取自己不慎从政的教训,坚决反对子女从政为官,所以他的八名子女没有一人加入国民党从政当官的,他让儿女们学农、学医、学工,从事农业、医疗、工程师、教师等职业。

他的二女儿陈琏也是教师,但让他始料不及的是女儿陈琏,以及女婿袁永熙、外甥女翁郁文、外甥女婿乔石都秘密加入了共产党。后来陈布雷知道陈琏和袁永熙加入了共产党或者至少是倾向共产党,多次劝解,无效。

有资料说,夫人王允默女士解放后在上海生活,1970年去世。 


陈布雷的兄弟姐妹。

陈布雷父亲去世时,陈布雷年仅25岁,十四个兄弟姊妹中,还有九个弟妹没有成家,五个弟弟中,最大的14岁,最小的才4岁;四个妹妹中,最大的20岁,最小的才刚满月。长子代父,家庭大事都落在了陈布雷身上。陈布雷对弟妹们的成长尽职尽责,各弟妹皆大学毕业,有的出国留学。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是陈布雷的外甥女婿。陈布雷有一个妹妹叫陈若希,陈布雷做主把这个妹妹嫁给了自己的秘书、同乡翁祖望。外甥女翁郁文1944年在浙东参加新四军、加入共产党,抗战胜利后到上海与乔石一起做地下党,解放后与乔石结婚。1948年11月13日陈布雷自杀后,翁郁文奉乔石的指派,借到南京参加舅舅葬礼的机会,联络和策划表姐陈琏和袁永熙夫妇化妆潜出南京到上海,再由乔石安排共产党的地下交通线,翁郁文陪同陈琏和袁永熙一起穿过国民党的封锁线来到了苏北解放区。

再说几句。

有关《陈布雷名字的来历及其人生和家事》这一篇比较难写,这是我一开始没有想到的。

我五一节在家起笔写这一篇短文,一直不能定稿,后来又花费了好几个晚上和两个周末读书、思考、整理、修改,今天总算可以收笔了。

难写的原因,一是难在陈布雷本身是一个立场和逻辑、思想和行为、理想和现实之间矛盾十分突出的角色,正反面人物的特性错综复杂地在他身上交融着。怎么能更准确地把握和评价他呢?不那么简单。二是写陈布雷牵涉到他的家庭和亲朋好友人物众多,而且所有的家庭和亲戚成员都是读书出身,各个经历不凡,家庭和社会关系十分复杂。有国民党员、官至国民党政权核心人物之一的陈布雷,也有共产党员、官至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会长的乔石;有美国留学回归大陆,投入新中国建设的二子陈过,也有美国留学投奔台湾的长子陈迟;有秘密加入共产党、坐过国民党大牢的女儿陈琏和女婿袁永熙,也有解放后被开除党籍、劳改、下放的清华大学党委书记袁永熙和被迫离婚、自杀的女儿陈琏;有终身平安享福的外甥女翁郁文和外甥女婿乔石,也有坎坷悲惨的女儿陈琏和女婿袁永熙及其他亲友;有在大陆为官杭州市副市长、维护祖国统一大业的陈布雷嫡孙女陈重华,也有在台湾为官台北市副市长、鼓吹台独的陈布雷滴孙陈师孟;有陈布雷的引路人、亲人、恩人、堂兄陈屺怀,还有陈布雷因知遇而愚忠一生的长官蒋介石,以及在国民党内的众多故旧等等。

为写好这一篇短文,我五一节在家,把2001年在合肥“安徽图书城”购买的并已经读过的《陈布雷传》,又读了一遍。《陈布雷传》21万字,1998年出版,作者王泰栋。就因为这本书有很多地方没有讲到,或没有讲清楚,五一节后我又新买了作者王泰栋在《陈布雷传》基础上扩充而写的《陈布雷大传》,2006年出版,55万字。这次是在当当网上买到的二手书,因为买不到新书。但虽为二手书,品相还不错。与此同时,我还再次阅读了家中藏书《老照片》第25辑中收录的陈布雷的外孙、陈琏的儿子陈大必写的一篇回忆和综述父母亲往事的文章。还借助百度百科,浏览了一些人物的介绍。 

2020年6月14日星期天,我借去慈溪出差的机会,工作之余与我们正大慈溪现代农业产业园的领导王庆军先生结伴,一同来到陈布雷的家乡官桥村陈氏故居参观。官桥村负责照看陈氏故居的陈禄久老人接待了我们。他自我介绍说,在官桥村陈氏大家族中按辈分排他算是陈布雷的侄孙。据陈老介绍,陈氏故居和陈布雷出资修建的鸡山学堂旧址,现在都已被政府列为文物保护单位,并适当拨款对房屋进行维修维护,他自己则义务照看陈氏故居,不收任何费用,所以陈氏故居和鸡山学堂至今基本保存完好,历史风貌依旧。 


参考资料:

王泰栋著《陈布雷传》。

王泰栋著《陈布雷大传》。

陈必大著《欲辩真意已忘言》。

百度百科。 


薛增一

2020年五一节期间草稿于合肥

2020年5月10日星期日完稿于北京

2020年5月17日星期日修改定稿于北京

2022年6月29日晚上补充修订于北京


【END】


图文推荐